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1983年我去倫敦在朋友家裏住了幾個星期。一到倫敦,我有種想看看翁美玲的衝動。 自從我們分手我就沒有她的消息,我很好奇她過得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我見到她會做什麼,但是內心深處的某個東西告訴我我不能夠那麼做。很有可能我又會變得很感情用事,那然後又能怎樣呢?無論如何我沒能抑制這種衝動。我首先去了翁美玲貝爾塞斯街( Belsize avenue)的家。人們告訴我她已經不住那裏了,他們也說不清她住在那兒。

後來我去了藝術學院。 那時正值暑假,沒有什麼學生。我被允許四處走走,有一個老師認出了我。她人很好也很熱心。她告訴我翁美玲很用功,技巧上非常優秀,但不是很有創意。這也是為什麼她沒得高分數。她還告訴我Barbara在倫敦的一家藝術工作室擔任助理設計師。我不記得這家公司的名稱了。我給他們打了電話,他們告訴我翁美玲已經不在那裏工作了。他們不能或者不願告訴我她在哪里。

在倫敦我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再去找她了。以我所知翁美玲在倫敦沒有任何其他的朋友了。(這也讓我想到她一個人在倫敦有多麼孤獨。)

最後的一個線索是西斯頓(Histon)的炸魚薯條店。我可以肯定Barbara的家人是不會告訴我她在哪里,也不會替我給她帶口信。這不是個可能的選擇。我想到Barbara已經有了新的住地和新的工作,她一定活得還不錯,她應該很快樂。(事實上那時的她可能確實很快樂。)我想就這樣吧 ,放棄了尋找。

在前一年,即1982年的夏天,我也曾在倫敦小住過幾天。我在英格蘭各地旅遊,看望我的大學同學,每到一處就在朋友家呆幾天,讓我回想起舊時的大學生活。我認真地考慮過給翁美玲寫一封信,問她可不可以借住在她那裏。但我最終沒有這樣做。我害怕自己會再次愛上她,想和她在一起,然後又會想家(我很喜歡自己在荷蘭的生活,我並不想住在英國。)基本上我會弄亂自己的生活,很可能也會把翁美玲的生活弄亂。 現在回頭看,沒能夠保持聯繫,害怕介入對方的生活,是我們犯的最大的錯誤。

1984年我也在倫敦住過一段(另一個"愛"的故事 )。我沒有再找過翁美玲. 我已經翻過了我人生的那一章。 我那時待在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他們沒有介意我在那裏利用他們的設施學習,可氣的是就是這所學校在1978年拒絕了我的入學申請,我和翁美玲的生活也由此變得更加困難。

後來我瞭解到翁美玲在1983年曾到荷蘭演出,據我的瞭解,她那時沒有聯繫過我。我想那時的 她也已經翻過了她人生的那一章。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