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當然我又寫了封信,這一次是充滿了感情的一封。當然Barbara在收到信後就來看我了。從她走進我病房的那一刻,我們之間的那種火花分明還在,顯而易見,我們兩個都馬上感覺到了。我們再次相遇的時候我們沒有談論將來,也沒有談論在分開的這段時間各自做了些什麼。我們只是享受現在的時時刻刻。這讓我們在一起的時刻變得更強烈更有激情.而那種急切地等待又再次出現了。等待著再次見面,每天走去看郵箱希望能收到另一封信,或是等著翁美玲回到倫敦的房間就給她打電話(我的住處沒有電話,所以她不能給我電話)。

可憐的Witsi完全沒有機會了。再見到翁美玲後,我的注意力就只在她身上了。翁美玲第一次到我的學生公寓的時候正巧Witsi走進來,她看了看Barbara又看了看我,轉身走了出去,一句話也沒有說。而翁美玲只說了句,"那是你女朋友啊?挺漂亮的,看起來是個不錯的女孩。" 這是翁美玲唯一的一次提到Witsi,她從來沒有再問起過她。我猜翁美玲覺得我馬上就結束了那段關係了。事實上我也是這樣做的。我把情況和Witsi解釋了,她說她理解。之後我再見到她,她對我也很友善(她住在隔壁走廊)。

翁美玲和我發現分手後我們已經安排了各自的生活,現在要把我們的關係放入我們各自的生活中去,是有點難的。翁美玲週五晚上有工作,週末在家裏的炸魚薯條店的幫忙。她沒有告訴她媽媽我們又在一起了。她總得找各種藉口來看我。我的腿沒有復原,還不能走動。

我的腿還需要幾次手術。由於我沒有了Witsi的幫忙,翁美玲也沒有時間,我就回到父母家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康復。我們通過電話和寫信聯繫。翁美玲在學校裏發現一間空置辦公室,裏面有一台能用的電話。她就從那裏給我打電話,這樣子可以省不少錢。我不知道校方是否在那段時間發現電話帳單貴了很多。

當然期末考試就要來了,這是另一個我們不能見面的原因。我們不再像從前一樣因為見不到對方而感到焦慮,只要想到我們又在一起了,就足夠讓我們堅持下去。

之前我們從未給對方寫信,這對我們而言是新的體驗,我們兩個都很喜歡這種交流方式。我希望某一天我能找到翁美玲給我的那些信。我到處都找過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估計是已經遺失了。我不知道翁美玲有沒有留著我給她的信件。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