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翁美玲是我留在英國的唯一理由。既然她已經離開了我的生活,我開始在荷蘭開始我的社交。我參加了一個排球與田徑俱樂部,我大哥帶我進入了學生圈子。沒用多少時間我在荷蘭就有了自己的朋友。回到Norwich之後我還是繼續著和翁美玲分手前的生活方式。留給Barbara的週五晚上很快被其他的活動佔據。翁美玲說得沒錯,我享受我的大學生活,翁美玲是否在並無影響。

開始我期望翁美玲會和我聯繫,但她從來沒有。她也沒有和我們在劍橋的朋友們聯繫。她就這樣從我的生活中消失了。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接受事實,以為她找回了她心靈平靜,應該比原來更幸福。沉浸在我忙忙碌碌的大學生活,而翁美玲原本也不是其中部分,這讓我更容易接受現實,繼續我的日子。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無論發生什麼,我總是儘量看事情的好的一面。而想到翁美玲可以擁有她的平靜生活,也足以讓我接受我們的關係已經結束。像有人說的那樣,撿起碎片,從新開始。

對我來說最難過的是度假的日子。那年我的父母結婚25周年,作為禮物我的哥哥們和我在法國中部租了一個房子,為期兩周。 我們全家可以一起去度假。我的哥哥們都和女朋友們在一起,而翁美玲不在那兒。對我來說那是最痛苦的時候。翁美玲如果在那的話,我們一定可以渡過完美的時光。和親近的家人一起度假,這正是翁美玲期望的假日。之後我獨自去了希臘3周。在那裏我遇到一些希臘朋友,經由他們,我體會了真正的希臘生活。那是個美好的假期。那些希臘朋友把我當作他們家人一樣,邀請我參加了家庭聚會和不同地方。

暑假後我回到Norwich開始我最後一個學期的學習,從新開始我的學生生活。翁美玲仍然毫無音訊。沒有翁美玲的日子

翁美玲是我留在英國的唯一理由。既然她已經離開了我的生活,我開始在荷蘭開始我的社交。我參加了一個排球與田徑俱樂部,我大哥帶我進入了學生圈子。沒用多少時間我在荷蘭就有了自己的朋友。回到Norwich之後我還是繼續著和翁美玲分手前的生活方式。留給翁美玲的週五晚上很快被其他的活動佔據。翁美玲說得沒錯,我享受我的大學生活,翁美玲是否在並無影響。

開始我期望翁美玲會和我聯繫,但她從來沒有。她也沒有和我們在劍橋的朋友們聯繫。她就這樣從我的生活中消失了。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接受事實,以為她找回了她心靈平靜,應該比原來更幸福。沉浸在我忙忙碌碌的大學生活,而翁美玲原本也不是其中部分,這讓我更容易接受現實,繼續我的日子。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無論發生什麼,我總是儘量看事情的好的一面。而想到翁美玲可以擁有她的平靜生活,也足以讓我接受我們的關係已經結束。像有人說的那樣,撿起碎片,從新開始。

對我來說最難過的是度假的日子。那年我的父母結婚25周年,作為禮物我的哥哥們和我在法國中部租了一個房子,為期兩周。 我們全家可以一起去度假。我的哥哥們都和女朋友們在一起,而翁美玲不在那兒。對我來說那是最痛苦的時候。翁美玲如果在那的話,我們一定可以渡過完美的時光。和親近的家人一起度假,這正是翁美玲期望的假日。之後我獨自去了希臘3周。在那裏我遇到一些希臘朋友,經由他們,我體會了真正的希臘生活。那是個美好的假期。那些希臘朋友把我當作他們家人一樣,邀請我參加了家庭聚會和不同地方。

暑假後我回到Norwich開始我最後一個學期的學習,從新開始我的學生生活。Barbara仍然毫無音訊。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