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在我遇到翁美玲之前,我只瞭解荷蘭烹飪。我媽媽總是自己做飯, 我們男孩子們不需要做任何家務活。媽媽做的是非常傳統的荷蘭菜。通常是馬鈴薯,蔬菜和配調味肉汁的肉類。我從來沒吃過小胡瓜或紫茄子。 我也不知道怎麼做紅辣椒。我的朋友們多數不會做飯。 他們只吃罐頭和包裝袋裏的即食食物。 基本是番茄沙司烤豆,番茄沙司小方餃,或是番茄沙司通心粉。和烤肉一起吃,有時配上薯條。最常吃的是烤肉加薯條。袋裝的土豆泥,甜點和湯泡上熱水。有時我們叫中餐外賣。糖醋豬肉和炒飯。翁美玲常抱怨,"英國人就知道吃糖醋肉"。

翁美玲把我帶入了一個味覺的新世界。我和我的家人都很感謝她,到現在我在家做飯時我還用她給我的那些建議。

翁美玲教我根據菜譜把各種佐料混合,把合適的味道混在一起。她讓我認識了一些我聞所未聞的香料:蠔油,豆豉,八角茴香,薑。她混合的食材會嚇著我媽媽。到現在她還會說起看到翁美玲把生菜或雞蛋放進湯裏時的驚異感覺。 我學會了使用甜椒,洋蔥和大蒜, 還學會了蒸和炒這些新的烹飪方法。之前我從不知道什麼是電飯煲,儘管我們的中國朋友都有一個。

翁美玲帶我去倫敦的中餐廳,告訴我那些只服務中國客人的餐廳和那些專做非中國人客人的餐廳有什麼不同。我記得去過一個餐廳,那裏的中國女孩都穿傳統服裝,推著裝滿食物的小推車,你可以拿任何你想吃的菜式。翁美玲在有中國人光顧的餐廳裏時有時會感到不安。服務生不講英文,菜單也只有中文。有時候也有人會評論翁美玲和外國男孩子在一起什麼的。

翁美玲教我如何用筷子。她告訴我她的筷子也拿得不好,因為她握得太靠中間了。 翁美玲知道很多中國食物(她的繼父曾經是廚師),她也很喜歡吃東西。她吃很多樣東西,每樣都吃一點,只吃好吃的部分。比如她只吃餡餅的餡,剩下的都不吃。 我從小就被教育要把自己盤子裏的東西吃完。 這和翁美玲的習慣完全不同。她常常會剩下一堆東西。

翁美玲自己不喜歡做飯。 有時她會我的家人或朋友做飯。她總有一些奇怪名字的菜肴,比如皮蛋(看起來就是又老又皮), 蒸燕窩。 我不知道這些是真的菜名還是她逗我玩的。有時候我弄不懂她。

因為我們的家人都不在身邊,翁美玲和我習慣自己問題自己解決。我們兩個人都會分擔家務活,打掃衛生,洗衣服,疊衣服,做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也不期望另一半包辦這些工作。我們兩個都分擔一些。我總覺得奇怪, 直到今天許多年輕伴侶中還是女方包辦所有的家務,男方什麼也不做的情況(女方也接受這種安排)。如果翁美玲的未來老公指望她每天做飯和包辦所有家務, 他恐怕會有麻煩了。我認為翁美玲會給他兩個選擇:吃罐裝英國食物或者學著自己做飯。翁美玲不覺得自己會成為一個在家裏打掃房子,做飯給一家人吃的家庭主婦。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