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一天翁美玲問我我會不會反對她參加倫敦華裔小姐選美。 她打工的漢堡王店裏的同事提議她去參加。第一名的獎品是一次香港旅遊的機會,她很喜歡這個獎品。儘管冠軍需要參加一些正式的會議,但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在香港度個假(我明顯是不會被邀請的,她會帶她母親去的。)她問了周圍很多人是不是要參加這個比賽,大多數人鼓勵她去。我也不介意她參加。對我而言,這件事情是翁美玲更希望我置身事外的一些中國人的活動之一。翁美玲儘量避免讓我接觸她的中國部分的生活。我猜她是為了避免聽到那些歧視性的評論,另外她的母親也會被人問到關於女兒男朋友的難堪的問題。我並不介意不參與這些事,因為他們每個人總是講中文的,我也會感到非常無聊的。有時候一些人出於禮貌會講英文,但是幾乎每次都會轉到講中文的。這不奇怪,我和認識的荷蘭學生在一起,也總是講荷蘭語的。

另外一個翁美玲不希望我接觸倫敦中國人圈子的理由是她擔心母親會發現我很多時間在倫敦和翁美玲在一起。翁美玲從來沒有告訴媽媽我每週到倫敦去看她。她擔心媽媽會停付她的房租,那她就得搬回Histon,每天往返到倫敦。這種擔心被抓的恐懼導致過兩次怪事情:有一個週一晚上,我正在翁美玲的房間裏,突然她的母親和舅舅來敲門。有人放他們進了公寓樓。通常翁美玲安排在唐人街和母親見面,很少讓她到她的房間來的。那種情況下我是無處可逃了。翁美玲沒有應門,我們儘量保持安靜。同時在房間裏找我可以藏身的地方,當然這是沒有可能的。我們試了櫃子和窗簾背後。由於窗子很高,跳出去也是不可能的。幸運的是翁美玲的鄰居,一個可愛的德國女孩子,瞭解我們的情況,出來拯救了我們。她告訴媽媽翁美玲剛剛出去。我覺得她母親並沒相信,但翁美玲一直不開門,她也沒其他的辦法。她把帶來的晚餐交給這個鄰居終於離開了。這次真是差一點被捉住了。我們把那個晚餐送給了德國女孩作為感謝她救我們的禮物。

另外一次是我們出去回來晚了。我們正朝她家走去,我看見有個人坐在他們家門口的臺階上,我以為是翁美玲的舅舅。 在房子前面的長椅上坐著幾個人。我想也沒想就一下子坐在他們邊上,假裝我認識他們。翁美玲不僅僅是覺得奇怪,她以為我發瘋了。直到她告訴我那不是她舅舅,邊上的那幾個人也告訴我坐在臺階上的是和他們一夥的,我才敢走。 我總想那幾個年輕人會怎麼看那種情況呢。

回到說選美的事情。翁美玲申請參賽也應邀參加了面試。她很興奮,尤其是當她聽說評審團選她進入決賽。總決賽在雷塞斯特廣場(Leicester square)的一個豪華夜總會舉行(我記得Grace Jones在那裏舉辦過週末表演)。每個週五下午翁美玲都得去那裏訓練。她學習如何走路,微笑,用麥克風說話,學習了換服裝流程,燈光位置以及舞臺舉止。我在藝人入口處外邊等她。 她沒讓我進去過。我也沒有看到決賽表演。她不希望我出現在那裏。 我記得她的母親出席了。比賽是在一個週五的晚上。

賽後第二天我來了倫敦。翁美玲告訴我他得了第二名,她覺得很不公平。尤其是的冠軍的女孩不會講中文。她抱怨說如果不會講中文,怎麼能夠出席香港的會議呢。

那個下午她被安排和冠軍一起拍照。這些照片幾乎在全部全國性的報紙上刊登了。我還記得有一張是翁美玲和最佳中裝著裝獎的女孩向一個倫敦員警問路的照片。我不知道這次在媒體上露面對翁美玲個人有多少影響,是否改變了她的夢想與追求。她幾乎沒有談過這些事,我也沒有見過她收藏剪報什麼的。她也沒有再去參加其他的選美比賽或是去做模特。也許是因為我沒有鼓勵她去做吧。在這方面我無所謂的。翁美玲是不是成為選美皇后對我而言一點也不重要。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