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訂婚我們的生活穩定下來,我們也計劃著長相廝守。於是我們想要讓我們的關係更加正式些。結婚當然是一個選擇。翁美玲向我求過婚,當然不是那種浪漫的正式求婚。更像一種談話中流露出來的宣言,就像是:我明年六月我想要結婚。

儘管我們考慮過結婚,我們也知道翁美玲的母親是不能接受的。幾乎可以肯定她會和翁美玲斷絕關係的。翁美玲顯然不希望這種結果發生。我們也沒有必要勉強推進這種結果。結婚不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我們還是會一樣地過日子。結婚只會讓翁美玲的處境更難。翁美玲當時經濟上還要依靠母親。儘管如果我們需要的話我的父母可能會給予我們幫助,我們最終還是否決了結婚的計畫。

而訂婚是一個最佳的替代方案。我們不需要得到她母親的許可,她不知道也沒有關係。而我們兩個仍然可以正式地彼此承諾長相廝守。於是我們決定要舉辦一個比較正式的訂婚儀式加聚會。 聚會安排沒有問題。我父母提議用他們在荷蘭的房子作為場地。我們邀請了我的家人,包括叔叔阿姨舅舅舅媽,我們在劍橋的朋友,我的荷蘭朋友,加起來有不少人。

找到合適的戒指反而比較困難。翁美玲想要一個帶鑽石的,我想要一款比較簡單但不乏味的設計。我們在倫敦中心找了幾個星期,我們看中的,不是大小不合適就是沒有現貨。我們不介意在城區裏轉轉。冬天的倫敦很美很"溫情"。所有的商店都掛滿裝飾,街上也有各種活動。在聖誕前後的倫敦是非常浪漫的。在看過了幾乎倫敦中心區所有的珠寶店後,我們終於找到了我們想要的戒指。Barbara如願找到了一個帶鑽的,我找到了我的金戒指。我記得他們很漂亮。尤其是Barbara的那枚,是一個小小的戒指,V型戒子托上頂著個小鑽石。

訂婚聚會安排在冬天。我先去了我父母家安排一切。翁美玲後一步和英國的朋友們過來。他們來的那一天遇到了很大的暴風雪,幾乎不能成行。 最終大家在我父母家裏度過了愉快的時光。所有英國的朋友都在家裏過夜。他們在家裏隨便找地方睡了,沙發後面,過道上,閣樓裏都睡了人。我們去滑冰,打雪仗,一直呆在一起。冰天雪地令一切更加浪漫,尤其當我們在樹林中漫步的時候。

訂婚儀式本身很正式, 我大哥是儀式主持人。他希望做成一個傳統的訂婚儀式。翁美玲也很高興有這樣儀式形式。對她而言,正式儀式意味著每個人都把這次訂婚看得很認真。儀式開始前她有點難過,她說那是她人生最快樂的一刻,她覺得遺憾母親不能和她分享那個時刻。儀式如計畫進行。首先歡迎來賓,我遠在澳洲的阿姨也來參加了。然後是我哥哥致詞,我們彼此許下諾言並交換戒指。 那晚的聚會延續到很晚。翁美玲整晚都光彩照人。我們第二天下樓來的時候,還有些客人沒散場呢。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還是繼續滑冰打雪仗。 在我的記憶中,身邊的B翁美玲閃耀亮麗,那是我們在一起的完美的浪漫時光。

從來沒有告訴過她母親我們的訂婚事。當她問起這枚戒指時,Barbara只說是我送給她的禮物。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