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高中最後一學期就要結束了。我們需要決定將來要做些什麼。當然我們希望能在一個城市裏學習,然後翁美玲終於可以不再需要承擔家裏的責任。翁美玲仍然需要週末回到Histon在炸魚薯條店裏幫忙,同時處理一些管理上的事務。我們有兩個選擇:Norwich是我的第一選擇,倫敦是翁美玲的選擇。兩個方案都可行,中央藝術設計學院錄取了Barbara.這所學校因為高標準而享有盛譽,也是英格蘭最好的幾個學校之一。因此我們決定去倫敦。我被倫敦Kings大學錄取(前提是我的A level的分數夠高)。

高中的最後幾個星期是很美好的。翁美玲已經被中央藝術設計學院錄取,所以沒事可做了。我的課程也結束了,我只需要參加考試。這樣我們可以有大量的時間在一起。那時的天氣也非常好。那是一段無憂無慮的幸福時光。甚至考試的存在也沒有影響這一切。直到現在,當我想起翁美玲坐在考試大廳外的草地上等著我的樣子,我還是會禁不住微笑起來。

我們的朋友們也很輕鬆地盼望著新生活的到來。我們的中國朋友們都將離開劍橋,去香港,加拿大或倫敦。英國朋友們則多數留在劍橋或去倫敦。

那時她的家人也爽快地答應她外出度假。她獲准和我一起出去度假兩周。她計畫了和媽媽到英格蘭海邊的兩周假期,我們就決定先去荷蘭去看望我的父母,然後開我父母的車去法國。

我們買了臥鋪艙坐船去荷蘭,一路上我們都留在艙裏。開始的幾天我們住在我父母家裏。之後我們去了法國。我記得翁美玲因為沒有過境時沒有在她的護照上留下圖章而覺得非常失望。

因為我們沒有錢,我們是露營的。翁美玲以前從沒有露營過。我們不計畫去太遠的地方,因為翁美玲可能不習慣露營。我們選擇了法國北部的一個廣闊的自然地帶。

一切都很順利。翁美玲很適應露營生活。天氣很糟,下了很多雨,但是對我們沒什麼影響,能夠在一起對我們而言是最重要的,我們只做我們想做的事情。小帳篷裏就住了我們兩個,我們打牌,打羽毛球,散步(下雨我們也去),我們沒有做飯,都是出去吃飯。那裏沒有其他可做的事情,沒有Disco,沒有大都市,但有的是美麗的大自然風光。有一晚露營地組織了一場傳統的法式晚會。翁美玲不會說也聽不懂法語。她完全弄不清狀況。她就自己翻譯法語單詞自娛自樂。她玩得很開心。好多次她是唯一一個大笑的人,因為她想到把某個法語單詞翻成可笑的意思。 翁美玲那晚沒有喝酒,但我想很多客人一定以為她喝得太多了。

在我們的法國假期結束後,翁美玲回到劍橋,而我呆在荷蘭。在形影不離兩周後,又分開了四周,感覺很不適應。當我回到劍橋的公寓時,翁美玲坐在那裏等著我。小別後再次見面的那一刻,我們兩個都感到彼此仍深愛著對方,那種感覺如此美妙。在30多年後的今天,我仍記憶猶新。

我找到了一些在法國旅行時的照片。大多數是我們在一個山間小溪邊玩耍時拍的。我們的相機不太好,所以一些照片效果很不好。但我想對於真正的翁美玲影迷來說這應該沒關係的,他們會希望看到真實的翁美玲品質一般的照片吧。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