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翁美玲的媽媽開始接受有我存在的事實,她對我視而不見,可能希望我們的戀情會很快玩完吧,不過她也知道我就是美玲的男朋友.我沒有試圖更多地瞭解她,我覺得沒有意義,因為美玲告訴我她媽媽永遠都不會接受我.這樣美玲生活在兩個世界裏,她把她的時間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給我,一部分給她媽媽,讓我們兩邊都滿意.儘管如此,我和美玲的媽媽還是見了幾次面.

有一次翁美玲媽媽的腿出了問題,雙腿腫脹,佈滿紅癍,非常癢,走路也很疼.不知為何她不想看醫生, 翁美玲讓我幫忙到圖書館查資料,看她媽媽得的是什麼病,這樣我必須得先看看她媽媽的腿是什麼樣子.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的女朋友叫我看她媽媽的腿.我去了Histon,她媽媽給我看她的腿.我到現在還記得,她那白白的雙腿上佈滿了片片紅癍. 在圖書館查了資料後,我確定那是真菌感染.我做了碘溶液給美玲,她媽媽用來洗腿,然後腿不癢了,可是紅癍還在.最後翁美玲媽媽還是去看了醫生,醫生開了抗真菌藥膏,治好了感染,美玲媽媽對我表示感激,因為我努力想幫忙.

翁美玲媽媽決定想要一隻長毛的貓, 娣是我們的一個朋友, 她剛好有一隻長毛的貓,於是我就告訴她說,她可以用這只貓換一隻美玲後院裏的一隻貓.這應該是個簡單的交換. 娣同意了,於是我就帶著娣的那只長毛貓去了HISTON給了翁美玲媽媽,翁美玲媽媽很高興,她說後院的貓隨我選一個。逮住其中一隻貓?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難了,翁美玲養的動物都不馴服,尤其是那些小貓,最調皮。我和翁美玲努力抓其中一隻小貓的時候,翁美玲媽媽就站在那裏大笑。後來她實在看不下去了,就來和我們一起抓。很快她就抓到了一隻,小貓的爪子在她手上劃了幾道,但她不介意。

不幸的是我給翁美玲媽媽的那只貓生病了,翁美玲媽媽就去買了一隻特別漂亮的白色長毛波斯貓,只有那只貓才能上樓進到房間裏,有一次翁美玲媽媽甚至帶它去Cambridge的市中心購物去了,它總是待在美玲媽媽的肩膀上。而我給她的那只小貓就只能待在樓下後院裏和別的貓生活在一起。翁美玲說這只貓是她養過的最友好聽話的貓,只是它不停地打噴嚏。

我能記起來的最後一次見到翁美玲媽媽是我的父母來英國來看我的時候。當我父母敲門進來我們的公寓的時候,他們看到我和美玲在一起,覺得應該是時候和翁美玲的父母見面了。翁美玲和我試圖說服他們別見面了,但我父母堅持要見,於是美玲打電話告訴了她的媽媽,她媽媽同意見面,然後我們就去了Histon. 翁美玲和我非常緊張,見面非常正式,我的父母盡最大努力去理解翁美玲的媽媽和舅父,美玲做翻譯。我的父母對舅父畫的畫非常欽佩,試著理解其中的文化差異。現在回頭看那次見面進行得很順利,我和翁美玲松了一口氣。

過了一段時間後,翁美玲告訴我她媽媽很失望,因為我父母沒有送大禮。實際上我父母送了一盒巧克力。父母第一次碰面時送大禮,很明顯這是華人的傳統。 我和我的父母不知道這個傳統,就算是知道,我覺得我父母可能也不會那樣做。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