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一個星期五晚上,我一個人去了一個聚會。因為是星期五,翁美玲得工作,她不能來。我沒怎麼介意,我習慣了一個人去參加聚會。我去聚會的話先去廚房,每個人最終都會來廚房的,這裏比較容易跟人聊天。而且,如果我不再想跟某個人繼續談下去,可以假裝只是來廚房找杯喝的,很容易就可以溜走。

這個聚會是由一些我們的華人朋友組織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是那裏的唯一一個非華人。那晚有一個女孩我以前沒見過的,她不是CCAT的學生。我開始跟她聊天(在廚房裏),我們相處得很愉快。我知道了,我有時會跟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聊天,會擦出火花的,我們很合拍,聊天聊得很通暢,沒有令人尷尬的沉默,每說一件事都激發我們雙方暢談的欲望。這種情況就發生在我和那個女孩之間了,那個女孩興致很高,經常大笑,充滿能量。我不記得她的名字了,我記得她十七歲,有四個姊妹,沒有兄弟,她家裏是做中餐外賣的,她的父親非常好賭。

整個聚會我們都 待在一起,聊天,跳舞。我的朋友注意到我們互相喜歡對方,有幾次他們打斷我們的談話,說起翁美玲。或者當我們跳舞的時候,他們也在我們身邊跳,在我耳邊大叫一聲,然後小聲說:翁美玲,以此提醒我還有個叫翁美玲的女孩。其實我和那個女孩除了聊天和跳舞,並沒有再進一步。我們沒有打算再見面,我們沒有互相交換地址,我也沒問她的電話號碼,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非常愉快的夜晚,僅此而已。

翁美玲決定,為了慶祝她的十九歲生日辦一個大型聚會,請所有的客人都來享受美食,然後跳舞。她邀請了她所有的亞裔朋友,大部分都是亞裔學生協會的。翁美玲租了劍橋的最大的中餐館-----佛教寶塔,請了大概60個客人。最搞笑 的是
翁美玲堅持我付帳單,她給錢,就是她會提前把她的錢給我,然後我用我的銀行帳號的支票付帳單。當時我並不明白,她為什麼這樣做。後來才知道,理所當然地那個被租的中餐館老闆告訴了美玲的母親我付的帳單,她媽媽只是說:那他一定是有太多錢了。

翁美玲按照自己的意願精細安排了整個聚會。她安排功能表,跟餐館老闆協商,安排播放的音樂,做邀請卡,她不想讓我參與,這將是她的生日聚會。

一切按照計畫進行得很順利,翁美玲吸引了每個人的注意,她是全場的閃亮中心。我坐在她旁邊,覺得有點不舒服。我們是兩個極端,我是喜歡在人群中默默無聞做背景的,翁美玲甚至跟另一個女孩自告奮勇合唱了一首中文的傳統愛情歌曲。這是我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看著美玲在公眾面前表演。

吃過飯後,翁美玲忙著招呼客人。很明顯她沒時間陪我,我也不喜歡整晚坐在翁美玲旁邊,無所事事,我是閒不住那類的,我喜歡在聚會時到處走。再說幾乎每個人都在講粵語,這讓我有點兒悶,因此我到處逛一下。就在這時我看到上次聚會時見到的那個女孩,早先沒注意到她也來了,她獨自一人坐在跳舞區旁邊,我走過去坐在她旁邊,我們又開始聊天。我們聊啊,笑啊,好像我們彼此認識了很多年了。我想我們可能聊了不短的時間,這時有個女孩走過來跟我說:翁美玲有點不妥,你最好去看看她。

遠遠地我看到翁美玲被幾個女孩圍著,哭得很傷心。我一走過去,她的女朋友們都很快離開,只剩我們倆。這是我第一次見美玲這樣,我從沒親眼見過她這樣。她以前都是很高高興興,開開心心,散發光芒而且堅強冷靜,現在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眼淚、膽怯、脆弱,甚至自卑。她告訴我她看到我與那個女孩,她以為我們之間完了,突然地就控制不住情緒了。

我應該是搞砸了翁美玲的生日聚會。大部分的客人都覺得我不好,不過那並沒有干擾我。我在那天晚上知道了一件事,也是我以前從未意識到的,就是我的行為舉止對翁美玲的情緒會有這麼大的影響。我知道以後我必須得謹慎地跟其他女孩接觸。

至於聚會上的那個女孩?我從那以後再也沒見過或聽過她的消息。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