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我是一個比較開放的人,我擁有積極的人生態度,相信人性中好的一面。當我年輕時,我十分的熱情。你可以說我是個很坦率的人。翁美玲則十分不同。她是個比較內向的人,小心翼翼,比較保守。她相對於我有更多的人生經歷。她沒有幹擾我有時比較幼稚的男孩行為。她只是叫我大男孩。但是我記得有幾次,我明顯的搞錯了我的態度,和優先問題。翁美玲就糾正了我那幾次的行為。

我被一個曲棍球隊邀請去參加一個國際比賽。不只因為我是好的曲棍球運動員,還因為比賽在荷蘭。他們想帶上一個熟知荷蘭的人去肯定很好。到時,我能幫助他們翻譯或者在麻煩時代表他們解決問題。我們比賽的很頹廢。我們乘飛機去,我們的房間就在比賽場地旁,橄欖球隊是個混合在一起的隊伍。這裡有許多國際球隊,他們全部也是混合球隊,和我們住在同一層。打橄欖球並不是我們的最高目的。我們沒有贏下一場比賽。那時一周的派對時光。我沒有欺騙翁美玲,我從來沒有。

之後,每次當我遇到參加曲棍球賽的女孩時,我和她們聊天,翁美玲就在旁邊,但是從不加入我們的聊天。因為一些原因,她受夠了我和這些女孩的聊天。下次,當我和那些女孩聊天時,翁美玲在那些女孩旁走來走去,站在她身後。她直直的盯著我,用眼神告訴我,"這足夠了!"顯然,我不能再注意力集中在談話上面了。她的資訊很明顯。

我從未看見翁美玲看書過。我看見她看過藝術書,試著得到些靈感,但她只是看圖片。我因此不知道她喜歡那種文學書籍,我們從未談過書籍。我喜歡讀書,但翁美玲在身邊時我從不讀書。她希望得到我的注意,讀書,則應當在我單獨時去做。.

當我13歲時,我開始學習跳舞。我跳了大概3年。我不把自己想為好的舞者。我只是知道腳步和一些移動。在那些日子裡,迪斯可時代(週六晚的熱情,翁美玲和我看的一部電影)。能一起跳舞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經常,一些女孩問我們能否一起跳舞。我同意並和她們一起跳,沒有其他什麼想法。

翁美玲和我喜歡跳舞。搖擺舞是我們的最愛。我在youtube上看見,她和湯鎮業一起跳倫巴。我能識別出他們跳舞時的步伐和移動。只是我們的搖擺舞更注重舞動。比如像超過肩頭,滑過兩腿間之類的。

有一次我和翁美玲去迪斯可,一個女孩問能否和我共舞。那是我和翁美玲剛跳完之後。由於我習慣接受邀請,我沒有想更多,我同意和她一起跳。恩,那時一個錯誤。翁美玲很清楚的指出沒有她的允許,我不能和其她女孩跳舞。"如果一個女孩邀請你跳舞,你應當問下我"但是,從那之後,每次我問她我能否和其她女孩跳舞,她總是回答不行。之後,我說"為什麼你要我得到你的允許,這沒有道理,你總是說不行"。翁美玲回答道"你從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許我會同意,你就接著問吧。"但是她從未允許過。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