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在1978年,作為學生,能擁有一部電話是很罕見的,電話是個奢侈品。絕大多數學生都沒有,有的學生很幸運在學生之家那樣的獨立屋裏分得一個裏面有電話的房間。個人要安裝接通電話線的話很貴,我和翁美玲的公寓沒有電話,樓底下門口那裏有一個公用電話。問題在這裏,我們的朋友也都沒有電話,要是翁美玲想要跟我聯繫,她只能親自過來,要是有什麼事情突然發生了,我們之間完全聯繫不上。並且翁美玲不許我向她家打電話找她,她可不想我打電話過去,是她媽媽或者她舅父拿起了聽筒。甚至只要她家的電話鈴一響,她就特別緊張,希望千萬別是我。

有一天翁美玲沒來上學,這事有點怪,因為翁美玲從來不缺課,她從不生病或者突然要去哪里辦事。沒有一個朋友知道為什麼翁美玲沒來上課,就算是老師也不知道,她也沒有托人請假。我總是很聽翁美玲的話,所以我那時不敢打給她。終於我找到一個女性朋友來打給她,電話剛一打過去,翁美玲馬上就拿起了電話,翁美玲告訴她前一天晚上自己在魚肉薯片店工作時暈倒了,她媽媽堅持要她去看醫生,醫生診斷是低血壓,要她休息一段時間,翁美玲母親就決定讓美玲第二天不上學了。接下來的那天,翁美玲又來CCAT上學了。她對我很惱怒,因為她一整天都坐在電話機旁,希望我會打給她,可是我卻沒有。

這個事件讓我們倆考慮得另想辦法,在有什麼突然事件發生時,翁美玲能夠聯繫上我。我們找到了一個很貴但相當有效的辦法:翁美玲可以打電話叫的士,要求的士司機開去我們的公寓,然後司機到我公寓來敲門傳話給我。這種溝通的方式很貴,特別是如果我不在家時,的士就得多來幾次才能撞到我,那我必須付每次的的士費。

有一天晚上一輛的士過來告訴我美玲叫我馬上打電話給她。於是就有了我們下面的對話:

美玲:你好!(猶豫,停頓)
ROB:你好!
翁美玲:是羅伯特嗎?(冷漠的聲音)
ROB:是啊,怎麼了?(焦急地)
翁美玲:我們以後不能見面了(仍然是冷漠的聲音)
ROB:什麼?!
翁美玲:我以後不想再見你了(毫無感情地)
ROB:發生什麼事了?(大驚,驚慌失措)
翁美玲:忘了我吧,很快你就會找到別的女孩。不要再來找我或者打電話給我,在學校裏也不要來煩我。(嚴厲地,不容質疑地)
ROB:可是......(困惑地)
翁美玲掛斷了電話,在掛斷之前,她輕聲說了一句:別相信我說的話。
我真是搞不懂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太突然了,我想不出她因為什麼要與我分手。我的整個人生都是以翁美玲為中心的,我覺得我整個人生快要坍塌了。這感覺太恐怖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而且什麼也不能做。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到第二天早上,那時就可以面對面跟她講話,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天晚上我沒睡好,我真不敢相信這是她說的話。

第二天早上美玲在上課之前先來到了我們的公寓。她解釋說前一天晚上她跟她媽媽因為我的事情大吵了一架。她跟她媽媽越吵越煩,乾脆就假裝答應她媽媽要和我分手,那她媽媽就不會纏著她跟她吵了。於是翁美玲就在她母親和舅父在場聽著的情況下,打了那個電話。翁美玲不明白我為什麼會認為她想分手,她說:你幹嘛那麼難過呀?我告訴你了不要相信我說的話。
有的時候翁美玲讓我活得很難受。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