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翁美玲不想我直接打電話到她家裡。我不得不先打給一個中國女孩,然後她打給翁美玲。那個中國女孩再打給我,告訴我,翁美玲都說了什麼。最初,那個中國女孩和翁美玲在電話上說中文,翁美玲媽媽一點都不起疑心,因為電話那邊是個中國人。但是當她們談及到我時,便說起了英文。翁美玲的母親便不能聽明白什麼意思了。

這種溝通方式十分的麻煩,特別是當我們都想好好的安排一件事情時。我們想讓翁美玲放鬆一晚上,那樣她能來加入我們的派對。我們下午通了電話。我和我父親那時在花園裡打網球。每次我們不得不停下來,因為那個中國女孩帶著翁美玲的消息給我打來電話。而我兄弟接到電話,然後每次不得不從電話機那走到網球場,告訴我資訊。我告訴他我的答覆,然後我的兄弟再次告訴那個中國女孩我說的話。我的兄弟為我們做一個溝通者,他感到十分的開心。但是我的父親卻受夠了,並且受到了幹擾。每次我都以這種方式贏了比賽。仍然,結果不是我想要的,翁美玲始終不允許離開。

翁美玲在找方式見我這方面很有創意。不僅僅是她利用朋友在電話上為她做擔保,或者電話她傳遞我的消息。她在家裡做所有的文書工作,還包括學校的。她母親只能相信她,當她說什麼時候假期開始,什麼時候結束。她告訴她母親假的放假日期。但有一次,出了錯。在1979年,翁美玲和我都在荷蘭那次。雖然學校已經開課了,但她告訴她母親現在依然在放假。不幸的是,學校給她母親打來電話,問翁美玲為什麼還沒來學校。那次是翁美玲母親唯一一次回打電話去荷蘭。翁美玲和她媽媽的對話並不十分的愉快。第二天,翁美玲很快的飛回了倫敦。

雖然我們開學期間在學校每天都能見到對方,但我們都想在週末同樣也能這樣。週六或者周日下午都有可能,如果我們安排得妥當。翁美玲為了下午離開她的家庭,想了各種各樣的藉口。只要她的藉口和學校,和見中國朋友有關,她的母親都會答應。很多時候,翁美玲都會告訴她的媽媽,她要去植物園畫一些鮮花,或者她將和中國友人一起去劍橋的城鎮中心購物。

週五,當她回家前,她都會告訴我,她週末將竭力去什麼地方。於是,我就前去那些地方,在那裡等她。我週末很多時候,都花在了等待翁美玲的時間上。這十分的沮喪,因為我從不確定翁美玲能否前來。翁美玲也事先從不能告訴我,她到底能不能來。我等的越長,我感到越煩惱。特別是想到我本能踢球或者和朋友做其他事情時。不過,仍然,我每次都前往等待。但是,每次翁美玲前來。見到我的那一瞬間,她都會微笑。(我想翁美玲很多粉絲都能認出或者想像出她那微笑)然後,我所有的內在失望都會在那一刻馬上消失。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