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一天早上,翁美玲和我在學校蝙蝠俠咖啡館喝茶時。她告訴我中國新年快要到了。她向我解釋,每一個年份都是以一種動物命名的,那種動物能代表那一年出生的人的性格或者運氣。她問我,我是否想和她一起去倫敦的中國城一起看新年慶祝。我十分的吃驚,我基本上已經放棄叫翁美玲出來的信心了,因為每次我問她,她都說不行,要工作。假如我一味想去,她就會說我們至少要把事情安排好再去。我們要弄輛車,還要叫個另外的女孩加入我們。並且那個女孩需要來翁美玲家中接她,並向她家人保證她們倆整天都會待在一起,這樣翁美玲才能出來。其實找輛車問題不大,我可以借我媽媽的車。找個其他的女孩反而對我更有挑戰。我們想如果我們叫上克裏斯(他總是對任何事都說好),蘇也許會加入我們了,因為蘇一直對克裏斯有幻想。這個方法最後成功了,蘇和克裏斯加入了我們。

星期六那天,我用車接到了蘇和克裏斯,然後我開向翁美玲住的希斯頓那邊。我們把車停在沒人能看見的地方。蘇前去接翁美玲,我和克裏斯則是躲在一旁。過了一會翁美玲和蘇就過來了。在我們確定翁美玲家人沒看見我和克裏斯之後,我們一行四人開車前往倫敦。翁美玲和我坐前座,克裏斯和蘇坐在後座。

翁美玲給我們指路去倫敦。對我來說,這是我第一次去中國城。中國城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街燈柱被一連串錢幣裝飾著,然後巨大的舞龍過來吃掉這串錢幣。鑼鼓聲一直相伴活動的左右。為了在擁擠的人群中不被沖散我和翁美玲必須拉緊對方的手。一開始我們會馬上把握緊的手又鬆開,但很快,翁美玲開始不放開我的手了。過了一會,當我站在她後面看舞龍時,她開始把身體倚靠向我。很快,我也把我的胳膊摟著她。當那天差不多結束,是時候回家時,我和她就成了一對。蘇和克裏斯同樣也很喜歡對方,也成了一對。

到了晚上,翁美玲還不想回家,因此我們去了我父母的房子。克裏斯和蘇在花園某處消失了。那一刻是我和翁美玲第一次全天都獨處在一起。同時那一刻也是我和她第一次親吻。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