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facebook/rob radboud
rmmmm1959@hotmail.com
Rob Radboud

www.barbarayung.nl

Barbara Yung's life in England

 我仍然能回想起1976年我第一次遇見翁美玲。她像往常一樣獨自一人坐在CCAT(劍橋藝術科學學院)的學生食堂裏面,她也總是在一個黑色筆記本裏面寫著什麼東西。翁美玲從不坐在當時學校很流行的咖啡館--蜘蛛俠咖啡館裏。我對她,一個孤獨的留著長長頭髮的中國女孩開始產生了好奇。我第一次走到她的面前,問她,"你在寫什麼?"。"我在寫我的日誌",帶著北倫敦英語口音的她回答到。她把日誌遞給我讓我看。 我讀不懂中文,但我能看懂日誌裏面的幾句英文歌詞,其中有《坐著噴氣式飛機離開》,約翰丹佛的歌。我同時也能辨認出一句哈裏.尼爾森的歌《失去你》中的一句英文句子--"你總是微笑,但在你眼中卻能看見憂傷。"

我和翁美玲第一次相識的幾天之後,我的朋友們也加入了我們,和我們倆一起在學校食堂裏吃飯。翁美玲很快的和我的好朋友打成了一片,她十分開心,總是支持自己。讓我們非常吃驚和有意思的是,這個黑頭發的中國面孔女孩說著一口帶有典型倫敦口音的英語。翁美玲也很快發現,學校的咖啡店-蜘蛛人咖啡館相比食堂是個更好的地方。從那以後,我經常能看見她和我的朋友在蜘蛛人咖啡館一起。其中的一個朋友叫蘇,她擁有一頭很長的金髮,同時她和翁美玲體型都差不多。看著翁美玲和蘇走在一起時的背影是件很愜意的事情。同樣是兩個長頭髮女孩,頭髮也都是鬆散的披在肩上但卻又是不同的兩種顏色。
我意識到問題是我沒有和翁美玲獨處的機會。總是有其他人在旁邊。很多次我邀請她週末和我一起出門。但每次她卻說不行。她說她必須要在魚肉薯片店工作。

很快我發現翁美玲總是放學後去學校圖書館。她不喜歡放學後就直接回家,而是去圖書館看些能給她創作靈感的設計圖冊。於是,我也去圖書館加入她。此時此刻就只有我和她,沒有其她的人在我們旁邊。最初,她只是在看書,之後我能感覺她只是裝作在認真看,到了最後她甚至不再裝著看書。她開始不厭煩的在圖書館外面等我。我們彼此都喜歡在一起,在圖書館互相陪伴著對方。我們談論著彼此的生活。當然,我們各自的生活都是非常的不同。她給我講中國文化和她在英國的日子,而我通常給她聊我荷蘭背景在英國的生活。我們在聊天中十分的快樂。

到了回家的時候,我們總是一起走到劍橋大學的公車站,從那裏她坐車到希斯頓。在前往車站的路上,她給我了講關於她更多的故事。-她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她不得不和母親離開香港去倫敦。離開香港的朋友們對她起初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情。那首日誌裏提到的約翰丹佛的《坐著噴氣式飛機離開》就是她臨走香港時朋友給她送行放的歌。然後她告訴我她是怎麼最後在希斯頓的魚肉薯片餐廳工作。 

Share

Add comment




complete the pictureJoomla CAPTCHA


Copyright © 2018 www.barbarayung.nl Rights Reserved.